900元刊登9月欧洲邮轮和内装内饰展会造船地图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gaugedcreative.com/,毕尔巴鄂

全球船舶海工产业界瞩目的2019欧洲邮轮展和德国首届邮轮内饰内装展()将于2019年9月11日至13日在德国汉堡SMM展览馆内同期举行。在德国首届邮轮内饰内装展主办方支持下,德国汉堡驻中国联络处和总部上海的国际船舶海工网将在首届汉堡邮轮内饰内装展期间,定于9月13日上午,在展览馆内的大阪厅,联合举办“中欧邮轮内饰内装产业对接会”,双方将邀请中外权威和专家演讲和出席对接交流会。该会全程对专业观众免费,欢迎报名参加。

同时活跃于国内外船舶海工界的国际船舶海工网将进一步到2019欧洲邮轮展和德国首届邮轮内饰内装展发布中外上瘾的全英文版中国造船分布地图和继续组团访问欧洲。

风靡全球的中英文版的中国造船产业活跃厂商分布图(简称造船地图)由总部上海的国际船舶海工网持续推向产业界后,在海内外不同场合不同地点,中外人士都纷纷上瘾一般迷上了造船地图,有图有真相。

国际船舶海工网同事2018年访问德国汉堡部分相片。欧洲地图(国际船舶海工网同事从2006年起就一直连续每年访问德国汉堡等欧洲主要城市,对当地和周边是轻车熟路。)

(下图为参考格式,数字代表正面广告位,背面广告位按到款顺序和排图设计安排。)

为什么国际产业界会如此爱不释手、如饥似渴地上瘾般迷上国际船舶海工网编辑发布的造船地图时,许多人非常好奇地疑问,其中是不是添加了某种精神焕发剂?国际船舶海工网直言不讳地坦诚说,他们编辑发布的造船地图确实有精神焕发剂,但不是人为的,而是中国造船工业固有的国际性产业精气神,看了提精提气、醒神醒脑,所以能一直令中外人士乐此不疲、欲罢不能。

成功举办了中外企业代表们参加的“第二届国际船用脱硫洗涤塔上海国际峰会”和首届船用洗涤塔和压载水上海国际论坛,国际船舶海工网正筹备将于2019年12月1日-2日在上海市中心继续举办更大规模、更高规格的的“2019第三届船用洗涤塔和压载水系统上海国际峰会和“第六届2019年船舶新技术与投资上海国际峰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花式避暑地图:国人迷上脸基尼 海外流行中国风扇

过去的7月,中央气象台有17天在发布高温预警,有人说热得蚊子都中暑了,各地人民的避暑方式也脑洞大开,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gaugedcreative.com/,毕尔巴鄂花样百出。

近日,一份新出炉的《花式避暑地图》显示:福建人避暑新方式是脸基尼+冰袖,江苏人则选择挂脖风扇让“走路带风”,而广东人的避暑方式则是“空调棉被和西瓜”。

走路也可以吹风的“挂脖式风扇”成为今年夏天的网红。淘宝天猫发布的《花式避暑地图》数据显示,入伏以来,挂脖风扇销量同比去年增长153倍。其中江苏省购买用户最多,女性用户占比74%,大部分是90后用户。

能将防晒避暑武装到眉毛的“冰袖+脸基尼”曾因造型奇特被推上热搜。入伏以来,脸基尼同比去年增长116%。其中,福建省购买人数最多。“冰凉感可持续一个多小时,户外活动必备。”一位网友说。不过,也有网友“有图有真相”地表示,摘掉这些“护甲”后,皮肤上留下泾渭分明的黑白分割线,效果“惨不忍睹”。将脸基尼推向热搜的奇葩造型被网友吐槽是“魔幻现实主义”,青岛消费者却现身说法:防海蜇、水母真的有效。

除了挂脖式风扇、脸基尼、冰袖等新兴降暑神器之外,避暑“老三样”空调、WiFi、西瓜群众基础依然牢靠,在电商平台成交量稳居前列。

高温也催生宠物降温产品的热销。数据显示,宠物散热板同比增长579%,宠物冰袋、宠物空调等同比增长均超过100%。

但也有一些传统的避暑商品有所下降,这个夏天,扇子销量下降了2%,凉席下降了1.2%,蚊帐则下降了3.5%。

有趣的是,中国风扇在欧洲成为了高温天气下的紧急“外援”。5月至今,热浪席卷全球,欧洲迎来“史上最热”夏天。据外媒报道,当地时间7月25日,法国、荷兰、德国和比利时的当天最高气温分别达到了40.7℃、42.6℃以及40.6℃,创下历史新高。

但欧洲朋友们面临的现状可能更加惨烈。因为根据国际能源署的数据,欧洲拥有空调的家庭还不到5%。

在欧洲,空调简直算是奢侈品。一台便携式空调的价格从200欧元至700多欧元不等,而今年由于高温,英国空调价格又上涨了40%之多。更夸张的是,空调安装费比买一台空调还贵。在英国,每台空调安装费高达上千英镑,法国更离谱,100平方米的公寓,安装成本超过1万美元。

面对如此极端的天气,欧洲人民纷纷开始寻找降温神器。首当其冲备受青睐的便是中国物美价廉的风扇。

阿里巴巴旗下跨境零售电商平台速卖通的数据显示,风扇销售额从5月开始持续翻倍增长,法国5到7月风扇的销售额同比去年增长了283%,接近去年的4倍。7月1日这天,欧洲地图法国风扇销售额翻了10倍。

国际站的数据也显示,在法国、荷兰、德国、比利时四国,太阳能、便携式和迷你成为搜索热词。尤其是迷你冷风扇、小型锂电池手持风扇和USB电风扇,6月来自荷兰和德国的日均访问量环比超过130%。

不少海外消费者评论称,感谢中国生产的这些降温神器,帮助他们度过这个难熬的夏天。尤其是没有空调的公交、地铁上,一只无需插电的手持小风扇羡煞旁人。

早期欧洲地图上的宁波(下)

龚缨晏,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基础部主任,中国中外关系史学会副秘书长,主要从事考古学和中外文化交流史等领域研究,在《史学理论研究》、《文史》、《世界历史》、《中国社会科学》等刊物上发表过几十篇论文,出版《鸦片的传播与对华鸦片贸易》等专著,曾获浙江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三等奖,浙江省教育厅高校科研成果一等奖等。

葡萄牙人于16世纪初来到中国沿海地区后,中国人根据阿拉伯人对欧洲人的称呼而把他们称为“佛郎机”,但始终搞不清他们的来历,一直以为此国位于东南亚一带,信奉佛教。例如,明朝大臣在处理朱纨案子的一份报告中,曾对皇帝这样说道:“臣查访得佛郎机国,本名苏文哒喇国,原系暹逻国附庸,恃其崛强,横行海外,诸岛夷人,并皆畏之。”所谓的“苏文哒喇”,即今天所说的苏门答腊,暹逻则是泰国的古称。这份报告把远在欧洲的“佛郎机”(葡萄牙)说成是东南亚的苏门答腊,明朝官员通过“查访”得来的信息显然有误,当时中国人对欧洲人的认识水平由此可见一斑。

与此相反,那些远道而来的欧洲人却对中国充满了好奇,千方百计地了解有关中国的情况。

在16世纪下半期的葡萄牙制图学家中,陀拉多(FemaovazDourado)并不太有名,甚至在多数地图学史的专业工具书中也难以找到有关此人的记载。不过,他是当时对中国东部沿海地区知道得最多的地图学家。从16世纪60年代起,陀拉多曾在印度的果阿生活过,这是葡萄牙人在东方的大本营,所以他获知了关于中国沿海的大量资料。也就是在此期间,他绘制了多幅有关东亚的地图。在一幅绘于1571年的地图上,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中国南方标有“广东”(Camtam)。在浙江沿海,作者显然尚不知道“浙江省”之名字,而只知道宁波。所以,作者在浙江一带用大写字母标上“LIAMPO”(宁波)。除此之外,还标有“宁波”的城市名以及“杭州”(Ancheo)。陀拉多所绘的这类地图并非只有这样一幅,大同小异的地图有好几幅,例如在一幅1580年绘于印度果阿的地图上,大写的“LIAMPO”就不见了,但是作为城市的“宁波”以及“杭州”依然出现在地图上。此幅地图是目前所知陀拉多的最后一幅地图,图上没有把浙江沿海称为宁波,是不是因为他得知宁波仅是个城市的名字而不是一个省份的名字呢?

1578年3月,有三艘商船徐徐离开了葡萄牙的里斯本港,船上除了满载着各种货物外,还搭乘着十四名传教士。其中有两个传教士后来成了精通中文的重要人物,一个人名叫罗明坚(1543—1607),另一个名叫利玛窦(1552—1610)。他们于7月份绕过非洲好望角,9月份到达印度的果阿。

1579年7月,罗明坚从印度来到中国澳门学习中文。他后来到过绍兴和杭州,但我们不清楚他是否到过宁波。

为了使欧洲人能够了解中国,罗明坚在1606年编绘了一部《中国地图集》,这是欧洲人编绘的第一部中国地图集。此地图集共有文字说明三十七页,有地图二十八幅,详细介绍了明代中国的南北两直隶和十三个行省,内容涉及中国的幅员,从中央到地方的行政结构,各地驻军情况,各地物产,等等。

罗明坚的这部《中国地图集》长期深藏在罗马的图书馆里,不为人知,直到1987年才被发现。国外学者认为,罗明坚的《中国地图集》是以明代罗洪先(1504—1564)编绘的《广舆图》为基础的。就浙江省而言,我们从图中也可以看到,这个说法是正确的,其中一个显著的特点是,罗洪先把浙江省宁波市的象山半岛错误地绘成是一个独立的岛屿,在罗明坚的地图集上,欧洲地图也因袭了这种错误。此外,罗明坚没有采用欧洲制图学所用的近代地图投影方法,而是像《广舆图》那样用“画方分里”的中国传统绘图方法。

在中国地图学史上,明代罗洪先的《广舆图》是我国第一部综合性地图集,具有非常大的影响。此图是在元代朱思本(1273—1333)《舆地图》的基础上扩增加工而成的,初刻于1555年左右,后多次重刻。《广舆图》除了总图外,还有分省地图、海运图等。

浙江省象山县位于东海之滨,北有象山港,南有三门湾,是个半岛。在《广舆图》的“舆地总图”以及“海运图”上,象山都是呈半岛形。但是,在“浙江舆图”上,象山却被画成了一个孤岛。由于《广舆图》影响甚大,所以后来的许多人都因袭了这个错误,例如在明代末年所编的《地图综要》中,“浙江分界图”上的象山不是半岛,但“浙江分里舆图”上的象山则如《广舆图》为半岛。

《广舆图》上的这处错误,不仅反映在罗明坚的地图上,而且还通过后来的另一位传教士卫匡国,反映在欧洲地图上。

卫匡国(1614—1661)是意大利传教士,1643年来到中国。他在中国各地生活了8年后,于1650年启程赴欧,1653年到达挪威。1657年,卫匡国从里斯本出发再次来华,1659年到达杭州。1661年,卫匡国在杭州去世,并安葬于此,其墓至今尚在。

卫匡国于1643年来到中国后,即开始注意搜集有关中国地理与地图的中文著作。他还在中国许多省份旅行过,这为他提供了实地考察中国地理的机会。当他于1650年踏上返回欧洲的航船后,就在漫长的旅途中对自己所搜集的资料进行了整理,并编成一部中国地图集,即后来出版的《中国新图集》。

卫匡国于1653年回到欧洲后,曾专程赶往荷兰的阿姆斯特丹,会见地图出版家布拉厄,商量有关出版中国地图集的事情。

从16世纪后期起,欧洲制图学的中心是荷兰,这里有许多专门绘制出版地图的家族,其中布拉厄家族是最为著名的家族之一。地图史研究者甚至这样说:“历史上,在制图业中真正占有过绝对优势地位的惟有布拉厄家族。”

布拉厄家族从1635年开始出版大型地图集《世界新图集》。1655年,布拉厄用拉丁文把卫匡国编绘的《中国新图集》作为《世界新图集》的第六册在阿姆斯特丹出版。

《中国新图集》为大开本图集(32.5~50cm),制作精美。为了便于销售,《中国新图集》与布拉厄出版的其他图集一样,分为彩色版与黑白版两种。第一版共有中国总图1幅,分省地图15幅,此外还有文字说明、中国各主要城市经纬度表等。这是一部里程碑式的著作,“除了制作精美这一技术因素外,它的重要性还在于它是欧洲出版的第一部中国地图集。它一直是欧洲人关于中国地理著作的范本,直到1737年唐维尔的《中国地图集》。

有意思的是,在卫匡国《中国新图集》的中国总图中,象山港与三门湾被连在一起,使象山县成了一个孤岛,不过象山境内并没有标任何文字。在《中国新图集》的浙江省分图上,更加清楚地把象山绘成一个岛屿,并在上面用拉丁文标明Siangxan(象山)此外还标出一个地名Quo,对照《广舆图》,此地名即为“郭衢”。郭衢是明代的海防重镇,《宁波郡志》等方志均有记载,但并非位于象山境内,而是在现在的宁波市北仑区,今简作“郭巨”。《广舆图》误将郭衢置于象山岛上,卫匡国也因袭了这个错误。这就有力地表明,《中国新图集》的主要资料来源是罗洪先的《广舆图》。

但是,卫匡国在编绘《中国新图集》时,并非简单地全部照抄《广舆图》,而是根据其他资料进行了一些研究。因此,《中国新图集》中的许多内容是《广舆图》中所没有的,其最明显的例子就是象山县的昌国卫。

明洪武十二年(1379),明朝政府在今舟山岛上设立了昌国县,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gaugedcreative.com/,毕尔巴鄂后改为昌国卫。洪武二十年(1387),昌国卫从舟山迁到今象山县石浦港边的一个岛屿东门山上。昌国卫所属有石浦前、后两所。洪武二十七年(1394),又因东门岛孤悬海中,水薪不便,把昌国卫迁到大陆上,即今昌国镇。

在《广舆图》的“浙江舆图”上,有舟山岛,但没有“舟山”之名,而注有“故昌国县”等字,此外还绘有东门岛,并在岛上方的大海中标有昌国卫三字。东门岛上有三仙岛、东门山和屏风山三个地名,没有石浦之名,而且在《广舆图》上,舟山与东门两岛都没有完整地绘出。

在卫匡国的《中国新图集》上,出现了完整的舟山岛,并明确地标明Cheuxanlnsula(舟山岛)。图上东门山呈南北向,而非像《广舆图》那样大体呈东西向。卫匡国把东门岛称为Changquelnsula(昌国岛),并在上面标有Xepu(石浦)之地名。在明代的方志中,石浦之名就标在东门岛上,例如在嘉靖《宁波府志》及万历《重修象山县志》上,“石浦司”、“石浦所”等地名都标在东门岛上。相反,《广舆图》中标在东门岛上的三个地名在《中国新图集》中都没有出现,这说明对于昌国卫及与此相关的舟山、石浦等内容,卫匡国有自己比较深入的研究,而不是来自《广舆图》。

《中国新图集》后来被译成法文、西班牙文等文字出版。1662年,布拉厄对自己家族所编的地图集进行了扩充,用拉丁文出版了11卷的《大地图集》,卫匡国的《中国新图集》被收入在此书中。